博客网 > 五味生活

把史实搞清楚是最重要的

卜伟华

去年,乘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重印我的《砸烂旧世界》那本书的机会,我对书中的一些瑕疵作了修订,其中一处就是关于师大女附中的。

原文是:“师大女附中出现了红卫兵将本校副校长卞仲云(女)殴打致死的恶性事件。”修订为:“师大女附中出现了学生将本校副校长卞仲耘殴打致死的恶性事件。”就是将“红卫兵”改为“学生”。

因为现在我们知道,196685日的时候,师大女附中实际上只有一个红卫兵组织,就是毛泽东主义红卫兵,而这个组织的人员当天并没有参与对卞仲耘等校领导的批斗、殴打活动,如果说是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将卞仲云殴打致死,显然是不对的。

比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成立晚一些却人数众多的师大女附中红卫兵,也就是刘进、宋彬彬所参加的那个红卫兵组织,现在还没有人能够说出它成立的准确时间,但根据本校亲历者的回忆,我们大致可以判断出该红卫兵组织成立的时间是在19668月上旬到818日之间,虽然多数人倾向于是在85日之后,但我们还是不能将其视为定论。在不能确定85日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是否已经成立的情况下,下结论说是红卫兵将卞仲云殴打致死的,至少是不够严谨的。

北京师大女附中的八五事件是文革初期一个影响很大的事件。有人说,卞仲耘是文革中第一个受难的教育工作者,其实是不准确的。南京师范学院的教务长、党委副书记李敬仪于196683日被本校学生从家中拉出去批斗、殴打,在残酷的“游斗”过程中死亡。李敬仪遇难的时间比卞仲耘早两天。她的丈夫是江苏省教育厅长吴天石(当时已被公开点名批判),也被一起拉出去批斗,遭受殴打,受尽了折磨,于两天后去世。

与北京师大女附中八五事件一样,对李敬仪之死,也有不同的说法。据南京师范大学(即以前的南京师范学院)网上的《百年校史》介绍:“在‘红卫兵运动’和‘斗、批、改’运动中,一部分干部、教师、学生遭到错误的批判和摧残,其中校党委副书记李敬仪及其丈夫、省教育厅厅长吴天石等人被残酷折磨致死。”有亲眼目睹惨案发生的当年在校学生对此说法提出了质疑:“吴夫妇惨死时,南师还没听说‘红卫兵’的概念,何谈死于‘红卫兵运动’?他们惨死之日(83日)命名的‘八·三事件’,是当年师生都一清二楚的事件,而南师‘革命造反’的红卫兵成立于八月下旬,这才是红卫兵运动开始的标志。”[1]

我认为这样的质疑是有道理的。怎么可能在没有任何红卫兵组织存在的情况下出现红卫兵运动的受难者呢?

值得注意的还有北京二十六中校长高万春之死。王友琴在《恐怖的红八月:红卫兵打杀教师》一文中介绍说“1966825日,该校红卫兵在校中‘斗争’了46名教师。高万春被五花大绑,跪在铺有碎石的凳子上。他几次被打翻在地又被拉上凳子再打。高万春在这样的‘斗争’之后‘自杀’,时年42岁。”[2]

可是后来范世涛根据可靠的史料,写出《关于高万春之死及其它》[3],考证出当年并不是二十六中红卫兵开会斗争的高万春,而是该校的一个叫做“赤卫军”的工人组织召开了批斗高万春的大会。

二十六中高三某班的团支部书记,一个学生党员在自己的日记中记录了高万春当晚被打的情况:

晚上开追悼李春长同志大会。李春长同志出身贫农,他是被高万春、丁连信、冯大同等黑帮逼死的。他们迫害他染重病,一直对他百般刁难,使心脏病益加严重,最后死去了。会上,李春长的哥哥、李春长的爱人控诉26中黑帮的罪行。会场上不断爆发出愤怒的呼声:“打倒高万春!”“为死难的阶级弟兄报仇!”当把黑帮押上来的时候,群众拥上前去,狠力打去,那伙黑帮拼命逃窜。

这次大会是由赤卫军(我校工人组织)组织的。[4]

这篇日记清楚地记述了高万春死前遭受批斗、殴打的情况。高万春是在该校工人组织“赤卫军”组织的斗争大会上遭受批斗、殴打后自杀身死的,以前那种说高万春是在被红卫兵斗争后自杀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也许有人会问,你对师大女附中八五事件所作的修订有什么意义呢?

我认为,对文化大革命历史的研究,应该本着实事求是、认真严肃的态度。文革历史本身错综复杂,扑朔迷离,加之文革历史档案的封闭和现在的舆论导向不敢正视文革历史,总是企图掩饰或淡化这段历史,文革史的研究环境相当严峻。我们在对待每一条史料时都必须慎之又慎,反复求证,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差错。当年写作本书时掌握的史料有限,出现差错在所难免,一旦有了新的史料,知道了过去的差错就应该尽早纠正,以免谬种流传。可能有人会批评说,你是在为老红卫兵辩护,企图掩饰他们的错误或罪过。可能还会有一些其它的更为严厉的批评,对此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我想说的是,对我本人有何误解并不重要,把史实搞清楚,搞准确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会说,即使不能确切认定当天打死卞仲耘的人是红卫兵,那么参与批斗、殴打卞仲耘的人中会不会有人后来成为了红卫兵呢?我不否认有这种可能性。但在对这一事件进行述说时,我只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南京师范学院八三事件的亲历者对其母校《百年校史》提出的质疑,范世涛对北京二十六中校长高万春之死作出的考证,在我看来都是很重要的。他们对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推进文革史的研究都作出了贡献。

在文革中,以至于文革后的很多年,关于宋彬彬杀人的传说可以说是纷纷扬扬,五花八门,有人怀疑,也有不少人相信。现在我估计大多数人是不会再相信这个传说了,但不可否认,现在仍然有人在继续充当这个传说的传播者。

网上有一篇《袁腾飞讲文革》,其中讲到了这个传说:

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六次接见红卫兵,全国铁路系统大瘫痪,全国的红卫兵涌向北京,要瞻仰毛主席。我三舅舅当时串联全国,周游全国花了二十五块钱,13块钱还买了条裤子,我来瞻仰毛主席,你问我要钱,就是反革命。毛主席有个特点,比较热爱女青年,当时毛主席问一戴红袖章的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回答:宋彬彬,彬彬有礼的彬彬。毛主席一挥手:革命要武斗,不要彬彬有礼!结果小女孩改名叫宋要武。文革当中宋要武亲手打死了七个人,文革一结束跑到美国去了,他爸爸是宋任穷上将。文革的这帮人为什么没有罪恶感啊?因为毛泽东还在天安门停着呢,他是伟大领袖,他让我们这么干的。他没罪我有什么罪啊。就跟日本人一样,天皇没罪我有什么罪,我打仗为谁打啊?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宋要武打死了七个人,现在在美国皈依佛门忏悔呢,来世变个苍蝇啊,跳骚啊,或者就永世不得超生了。非常可怕。所以这么一来,事情玩大了。[5]

袁腾飞是一位中学历史老师,将来的孩子们如果都听着这样的历史课来学习历史,来了解文化大革命,那该是一个多么可笑而又可怕的事情啊。

201414日在师大女附中八五事件反思座谈会上的发言)

[1] 见《平常旅程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1bc73801010c5u.html)。

[2] 王友琴:《恐怖的红八月:红卫兵打杀教师》。载于《炎黄春秋》2010年第10期。

[3] 范世涛:《关于高万春之死及其它》,载《记忆》第87期。

[4] 范世涛:《关于高万春之死及其它》。

[5]九大山人china的博客》(http://blog.travel.ifeng.com/article/5415187.html)。


<< 陈剑:国家道歉 / 牟宜之诗选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卜伟华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