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绝不能陷入历史虚无主义反对“文革复辟”的政治陷阱


张宏良

 

     

十八大以来,历史虚无主义已经从中国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上跌落下来,变成了中央宣传部门和网络大众媒体两面夹击的过街老鼠,其作为美国颠覆中国的文化汉奸的本质,已经被广大人民认识清楚。

      这是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重大胜利。

      此前我们曾经多次指出,当今网络时代,大国决战胜负已经不在战场,而在意识形态领域,而在网络。

       所以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红色回归,对处于崛起或毁灭十字路口的当今中国,具有生死攸关的重大意义。

  但是,历史虚无主义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政治反扑,这次政治反扑的所使用的武器,就是所谓“文革复辟”。

      “文革复辟”已经成为中国极右势力无往而不胜的绝命武器,当年他们就是凭借这个武器十分轻松地把重庆斩于马下,尽数关闭了几十家左翼网站。

      现在,当他们意识到即将被赶出历史舞台时,再次祭出了这个无往而不胜的绝命武器,想以此转败为胜,重新占领中国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

       可以说,历史虚无主义这这一招,极其高明,极其致命,极有可能由此转败为胜。

 

第一,它点中了当今中国政治生活的死穴。

 

      “复辟文革”之所以会成为置人于死地的绝命武器,就在于几十年对文革的妖魔化已成定势,而这个妖魔化的依据又是中共中央“关于历史问题决议”对文革的全面否定。只要从否定文革下手,就完全能够在意识形态上把党和国家置于死地。

  有人总是有一种糊涂认识,认为共产党是90年的历史,否定其中10年,不会影响共产党、共和国和中华民族的辉煌。多年来,我们就一直在批评这种糊涂认识。

      共产党的辉煌是90年的辉煌,共和国的辉煌是70年的辉煌,而这90年又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90年。只要否定掉其中10年,无论90年还是70年全都会变成一片黑暗。

  一座大桥无论有多少根立柱,只要摧毁其中一根,整个大桥就会垮塌。一个妇女无论一生多么清白,只要承认做过10年妓女,人家就骂她这10年,就足以能把这个妇女骂死。

     所以,只要承认共产党90年和共和国70年历史中,有10年是历史浩劫,是人间地狱。那么这个党和这个国家,就会变成历史上最坏的党和最坏的国家。

  当年历史虚无主义,就是从否定文革开始,进而否定共产党、否定共和国、否定社会主义、乃至否定中华民族的。这个历史教训必须记取。

     否则,就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如果一个人一个国家两次踏进同一个陷阱,那就只能是命该当绝的天意了,任凭是谁也挽救不了。

 

第二,反对“文革复辟”的口号,可以十分自然地摧毁3个自信的理论和现实基础。

 

      3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是习总为全党构筑的抵御西方意识形态的思想大坝。可是,只要抓住妖魔化文革这一点,3个自信就能一风吹掉。

  道理很简单,无论对文革看法分歧有多大,但是有一点连汉奸势力和右派势力也不否认,就是文革时期中国走的是中国式社会主义道路,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坚持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

      只要否定了文革,也就抽掉了3个自信的理论基础和现实基础,中国就只能重新崇拜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根本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第三,可以摧毁习总求取最大公约数的复兴战略,撕裂中华民族。

 

       习总实行求取最大公约数的治国战略,同抗战期间毛主席实行统一战线一样,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现实选择。一个国家要复兴要崛起,首先就要把各种政治力量整合起来,而不能彼此之间你死我活。

      否则,所谓民族复兴国家崛起,就只能是一句空话。至于如何求取最大公约数,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左右之间各有各的理解,但是整个民族必须团结起来,却是摆在中国面前的现实。

  而只要反对“文革复辟”这个棍子打下去,中国就必然会陷入社会撕裂和国家内乱。因为今天信仰毛主席的人民群众越来越多,已经成为绝大多数,而信仰毛主席的人民群众当中,又是绝大多数肯定文革的。

     这两个绝大多数决定了一旦再次掀起妖魔化文革的浪潮,必然会造成群体对立,社会撕裂,国家内乱,到那时就什么公约数都找不到了。

  在文革和毛主席的问题上,今天与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已经完全不同了,那时候你说否定文革不影响毛主席的光辉形象,大家还相信,今天已经没有人再相信了。

      极右势力对此看得很准,只要让中央政府再次高举反文革大旗,中国老百姓就会被撕裂为你死我活的两大派,整个社会就会陷入内乱(而不是革命),到时候美国和国内极右势力再一出手,中国的崩溃就会像当年苏联一样容易,只是后果不知道要比苏联崩溃惨烈多少倍。

 

  第四,在政治上制造党群对立,削弱执政党抵御内外危机的能力。

 

      目前,世界的动荡和危机越来越明显,各种内外危机正在迫近中国。而能否战胜这场内外危机的最决定性因素,就是党群关系。

      目前党群关系是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最根本关系。但是,由于多年来工人下岗、暴力拆迁、房价暴涨、废除福利保障、纵容资本、官权泛滥等问题,党群关系一直在下降。

      目前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在内外危机爆发之前,阻止党群关系的继续恶化,想方设法恢复相互依靠的党群关系。否则,我们就只能在内外危机面前处于软弱状态,被动地等待危机的爆发和灭亡。

  而目前在政治上党群关系最敏感的问题,就是文革问题。今天人民群众与八十九十年代不同的地方在于,人民群众对党的理解和支持主要表现为,可以容许你不提文革,容许你不肯定文革,但是不容许你继续批判和妖魔化文革。

      否则,在感情上和政治上就会与执政党和中央政府形成隔膜和对立,这种隔膜和对立一旦形成,党和群众之间都会在文革问题上陷入打压和反打压之间的恶性循环之中。

  这种党和群众之间矛盾的恶性循环,恰恰是敌对势力和极右势力希望看到的,所以他们才频繁地上书中央和拼命煽动高层官员,要求发起反对“文革复辟”的斗争。

      因为他们知道,在当今中国,能够让党群关系陷入对立状态的唯一武器,就是所谓反对“文革复辟”。对此,我们党要保持高度警惕。我们党要想在危机时刻团结人民,战胜危机,战胜敌人,就必须顺应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绝不能在文革问题上犯“颠覆性错误”。

 

第五,把中国永远锁定在世界政治文明法庭的被告席上,让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永远抬不起头来。

 

      当今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把拥有悠久文明的最具有包容精神的中华民族,列为世界政治文明法庭的被告,而把数百年来一直野蛮杀戮的西方国家列为法官。

      这个世界之所以会被如此颠倒,问题就出在妖魔化文革上。

  本来,西方国家是真正依靠野蛮杀戮发展起来的国家。西方国家的灭绝文化和杀戮生活,使他们往往成为单一族群的国家。被认为世界人权教主的美国就是典型,通过灭绝印第安人而建立起了盅格鲁-萨克逊单一族群的国家。

      在这里不要提什么还有黑人,黑人是作为骡马牛驴等牲口贩卖到美洲大陆的,根本不是作为人口迁移过来的,只是等到“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黑人才成为美国的人口,奥巴马可以对此作证。

  相比之下,中华民族则完全是兼收并蓄的包容性文化,所以才形成了56个民族是一家的大家庭,而不像西方国家那样是单一族群或单一民族的国家。

      郑和下西洋那么庞大的舰队,都没有弄回来一个黑奴,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包容文化。后来到了近现代社会,新中国成立之前,我们饱受侵略和蹂躏,没有对外进行过任何杀戮;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更是在和平共处5项原则的基础上,对外提供了我们力所能及的最大援助和义务,更没有过任何征服和杀戮。

  那么中国人作为世界政治文明法庭上的被告,是从哪里来的呢?就是从中国人自己对文革的妖魔化中出来的。

      查看一下中国被送上世界政治文明法庭的“原罪材料”就会发现,除了饿死3000万等少数谣言之外,所有“原罪材料”无不来自于文革,全都是从妖魔化文革的谣言中编造出来。

      所谓文革中大摆人肉宴席就是其中一例。一位著名的民运作家在美国写了一部《中国文革吃人史》,说文革中经常大摆人肉宴席,最大规模的人肉宴席一次吃掉了400多人。

      直到十八大前后,中国青年报还用整版刊登一位大陆民运人士的文章,题目就是“不否定文革人中国就走不出食人族时代”。

  如此原始野蛮恐怖的民族,吓坏了整个世界,于是便把中华民族送上了世界政治文明的法庭。这就是当今世界舆论,把新中国看得比希特勒德国还要更加法西斯的原因。

      我们现在天天讲民族复兴中国梦,可是,世界其他国家又怎么可能接受一个食人族的国家崛起!让一个大摆人肉宴席的食人族国家崛起,对世界各国来讲该是何等的恐怖!

     特别是中国这一系列“野蛮罪行”并不是别人强加的,而是中国人自己主动供述的,由于是中国人自己描述的,所以就更加肯定是百分之百的可靠现实。

  可见,束缚中华民族复兴的道义枷锁,恰恰是来自于对文革的妖魔化。

      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极右势力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千方百计想要误导中央发起反“文革复辟”的斗争,想通过进一步妖魔化文革,把中国牢牢锁定在世界政治文明法庭的被告席上,把整个世界舆论全都变成中华民族复兴的障碍。

 

第六,继续否定文革,中国将永远占领不了世界政治文明的制高点,中华民族也就永远没有复兴和崛起的内在依据。

 

      纵观人类历史,国家兴亡潮涨潮落,其本质是人类文明自身更新的一种方式。通过新文明国家的崛起和旧文明国家的衰落,实现人类文明的不断更新和发展。

     当年欧洲能够崛起,就是因为拥有与工业社会相适应的宪政政治文明。21世纪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崛起,同样需要对人类贡献新的政治文明,这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内在依据。没有这种内在依据,就永远不可能有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崛起。

  中华民族复兴的这种内在依据,就是毛主席发动文革所探索的大众政治文明。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将是21世纪社会历史转变的主题,是不可阻挡的社会历史发展潮流。

      以往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特点,决定了社会政治制度的基本特征,都是精英政治,包括社会主义社会同样是精英政治,区别只在于是红色精英而已。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制度变质乃至最终垮台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毛主席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提出了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率领中国人民开始了对未来中国式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顺便补充一句,毛主席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以及未来人类社会发展道路的新的探索,探索的目的就是要建立由人民大众主导的政治模式,把管理社会的少数精英置于人民群众的直接监督和约束之下。

       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意义就在于此。

      由于对大众政治文明的探索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如同黑格尔所讲的那样,伟大的历史事件第一次总是以悲剧的形式而出现,文化大革命过程中的各种弊端和问题自然在所难免,如同新生婴儿浑身充满血腥和污秽一样。

      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母亲,会因为新生儿身上的血腥和污秽而抛弃新生儿,我们同样不能因为文革过程中的各种弊端和问题而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

  特别是站在今天新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大众政治文明将是中华民族复兴对人类社会的伟大贡献。今天的网络社会、虚拟经济和基因技术,既创造了把人类社会送入大同世界(也就是习总所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物质基础,又形成了1%的极少数精英把99%的人民大众变成现代奴隶的技术条件,完全是一把双刃剑。

      这把双刃剑最终是造福于人类还是毁灭人类,完全取决于控制网络社会、虚拟经济和基因技术的,是大众政治制度还是精英政治制度。如果是前者,就是人类的福音;如果是后者,就是人类的灾难。大众政治文明是唯一与信息社会相适应的新的人类政治文明。

  由此可见,文革所探索的大众政治文明,在客观上使中华民族占据了人类政治文明的制高点,如同当初的宪政政治文明使欧洲占据了世界政治文明的制高点一样。

      所以,全面否定文革对大众政治文明的探索,是中华民族复兴和崛起最致命的自我扼杀。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干下这种自掘坟墓的千古蠢事!

  伟大的历史事件往往需要长久的历史时间才能看得清楚。1981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由文革时期遭到冲击的老干部制定的,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对文革作出全面否定的结论,是可以理解的必然现象。

     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可以看出,全面否定文革的结论是根本错误的。这个错误的结论被极右势力抓住了,变成了历史虚无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宰杀执政党、宰杀共和国、宰杀中华民族的一把政治尖刀。

      那些反毛反共反华的极右颠覆势力,他们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一切,却唯独把这个“历史决议”当做宝贝,时时刻刻挂在嘴边上。由此也可以看出,全面否定文革的结论是多么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这个结论,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了。否则,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中随时都会有被颠覆的危险。

      目前,历史虚无主义想通过否定建国前30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否定我们的策略已很难得逞;想通过否定建国后社会主义建设而否定我们的策略也已经失败;想通过否定改革开放来否定共和国,更不符合他们的逻辑;现在他们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全面否定文革的历史结论。

      全面否定文革的历史结论,已经成为国内外敌对势力可以随时引爆的一颗政治炸弹,只要中国想纠正历史航向,想回归正确道路,他们就会引爆这颗政治炸弹,把我们的一切努力炸得粉碎。

  这是当时做决议的那些人所没有想到的,但是却成为我们今天需要迫切解决的重大问题。

 


<< / 李乔:太平天国与文革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卜伟华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