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第九章第三节新的派性斗争高潮(3

3.毛泽东召见“五大领袖”

728凌晨3点半到上午8点半,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碰头会成员接见了聂元梓、蒯大富、韩爱晶、谭厚兰、王大宾五人。接见后,谢富治把聂元梓等五人留下,共同整理了一份《毛主席关于制止武斗问题的指示精神要点》,然后由他们带回学校传达。以下是这个要点的一部分:“毛主席说:今天是找你们来商量制止大学的武斗问题。怎么办?文化大革命搞了两年,你们现在是一不斗,二不批,三不改。斗是斗,你们少数大专院校是在搞武斗。现在的工人、农民、战士、居民都不高兴,大多数的学生都不高兴,就连拥护你那一派的也有人不高兴,你们脱离了工人、农民、战士、学生的大多数。有些学校搞了些斗黑帮,但很不够,就是因为分了两派,忙于武斗。现在逍遥派那么多,不搞斗批改,而要斗批走,斗批散。我说大学还要办。讲了理工科,但没有讲文科都不办。但旧的制度,旧的办法不行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还是要文斗,不要武斗。现在提出四个办法:(一)实行军管;(二)一分为二(就是两派可以分两个学校,住在两个地方)(三)斗批走;(四)继续打下去。大打,打他十年八年地球还是照样转动。这个问题也不必现在答复,回去你们商量商量,讨论讨论。我说你们脱离群众,群众就是不爱打内战。有人讲:广西布告只适用于广西,陕西布告只适用于陕西。在我们这里不适用。那现在再发一个全国的布告:谁如果还继续违犯,打解放军,破坏交通、杀人、放火,就要犯罪;如果少数人不听劝阻,坚持不改,就是土匪,就是国民党,就要包围起来,还继续顽抗,就要实行歼灭。”“毛主席说:希望你们不要分天派地派,搞成一派算了,搞什么两派。”[1]

从以上要点来看,毛泽东仿佛是耳提面命,把“五大领袖”好好地教训了一顿。其实并不尽然。

毛泽东是对“五大领袖”进行了批评,而且有些话说得也很严厉,例如他说:“给学生讲清楚,如果坚持不改,就抓起来,这是轻的。重的实行围剿”,“就要实行歼灭”。但仔细研究毛泽东的谈话记录,可以清楚地看出:毛泽东对“五大领袖”的基本态度还是欣赏、爱护和寄予期望的。“五大领袖”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为毛泽东打冲锋的代表人物,毛泽东明确地告诉他们:“我们有偏向”,“偏向你们五大领袖”。“你们做了很多工作。不管你们工作有多少缺点错误,都要护着你们,你们工作也确实有很多困难。文化革命我没有经历过,你们也没有经历过。”

毛泽东说:“你们的小报我都看过,你们的情况,我都了解。”对聂、蒯、韩、谭、王五人,毛泽东都说了一些好话。

对聂元梓,毛泽东说:“井冈山、红旗飘中坏人多一些,聂元梓一派好人多一些。”“你们反王、关、戚,好嘛。”毛泽东还对聂元梓等人在首都高校学习班上搞串连表示理解。在谈到北大武斗中有凶手要刺杀聂元梓这件事时,毛泽东很关心地对聂说:“你以后要注意一点,不要一个人到处乱跑。”

对蒯大富,毛泽东说:“蒯大富这个人我看是好人,出面多。操纵他的人是坏人,蒯大富以及出面的人是好人,这个经验很多。”“我们倾向你们这一派,四一四必胜思想我不能接受。”“没有蒯大富是不行的,蒯大富是偏左的,四一四是右的。”

对韩爱晶,毛泽东说:“韩爱晶,很会出主意啊,是个谋士啊,是不是韩信的后代?”当周恩来、康生批评北航召开全国造反派会议问题时,毛泽东说:“你们对韩爱晶讲得太多了,他才23岁嘛!”康生指责北航支持清华武斗,给了清华两汽车枪。韩爱晶坚决否认,并说“卫戍区到我们那里检查了好几次,枪一支不少。”谢富治、陈伯达、江青一齐批评韩爱晶没有自我批评精神,毛泽东插话:“不要说他。你们专门责备人家,不责备自己。”并说:“他(指韩爱晶)的性格有点像我年青的时候。”韩爱晶向毛泽东提了一个问题:“如果几十年以后,一百年以后,中国打起内战来,你也说是毛泽东思想,我也说是毛泽东思想,出现了割据混战的局面,怎么办?”毛泽东随口答道:“出了也没啥大事嘛!一百多年来,中国清朝打二十年,跟蒋介石打了几十年,中国党内出了陈独秀、李立三、王明、博古、张国焘,什么高岗、什么刘少奇,多了。有了这些经验比马克思还好。”江青批评韩爱晶提的问题:“一是脱离工农,二是脱离实际。一到我跟前就想将来,总说几十年以后的事。还问我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时候打?”毛泽东则说:“想得远好。这个人好啊!

对谭厚兰,毛泽东戏称:“你是一个女皇。今天到会四个(按:当时蒯大富尚未到达),有两个女的,真了不起!”对谭厚兰在北京师范大学内的反对派——师大“造反兵团”,毛泽东一口将其否定:“造反兵团是省无联[2]式的大杂烩,还要搞反夺权。”

北大、清华、师大校内都有激烈的派性斗争,而北京地质学院和北京航空学院则相对平静。毛泽东问:“王大宾,你的事情好办一些吧?”王大宾说:“那几个反对谢富治的跑了。”王大宾还谈到地质“东方红”组织内的团结问题。毛泽东显然对他的谈话比较满意,就招呼说:“你坐过来,到我这里来。”

与毛泽东的和蔼可亲,循循善诱不同,中央文革小组的几个人对“五大领袖”的态度却是声色俱厉、张牙舞爪的。陈伯达说:“六六年下半年比较好,北京大专院校在全国煽风点火,搞革命风暴是对的。现在脑子膨胀了,自以为了不得,想要统一天下。蒯大富、韩爱晶到处伸手,又没有学问。”毛泽东说:“二十几岁嘛,不能轻视年青人。周瑜出身骑兵,才16岁,你们不要摆老资格。”[3]

另外,从这次谈话中还可以看出:毛泽东对武斗问题有他独特的看法。毛泽东认为,武斗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现象,对武斗要作全面分析。他说:“武斗有两个好处,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战经验,第二个好处是暴露了坏人。”毛泽东历来不主张急急忙忙解决武斗问题,他认为对武斗采取“不怕乱,不管、不急、不压”的态度是正确的。他说:“现在工人去干涉,如果不行,把工人撤出来,再斗十年,地球照样转动,天也不会掉下来。”[4]

聂元梓、蒯大富、谭厚兰、韩爱晶、王大宾在当天整理印发了一份<毛主席关于制止武斗问题的指示(传达要点)>730,又重印了这份“传达要点”。重印时增添了一些话,其中最重要的是:“主席的指示精神,是要我们欢迎和支持首都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少数有武斗的大学宣传毛主席最新指示和‘七三布告’,劝说学生停止武斗,上交武器,拆除工事。要我们支持、尊重人民解放军。”北京市由大专院校红代会出面召集44个大专院校的代表进行传达。要求当时还在武斗的6所院校停止武斗,拆除工事,收缴武器。聂元梓、蒯大富等在大会上作了检查。[5]



[1]《文化大革命研究资料》中册,第153-154页。

[2] “省无联”,为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的简称。196710月,由“湖南红旗军”、“湘江风雷接管委员会”、“高校风雷”、“红中会”、“东方红总部”等组织组成。1968124后,“省无联”被湖南省革委会筹备小组下令取缔。

[3] 毛泽东后来在一次中央文革碰头会上说:“红卫兵前期、后期甚至于中期都是好的,就是在中后期之间有一个时间不听话,现在就好了。”[《中国共产党执政五十年》,页357]

[4] 毛泽东召见首都红代会“五大领袖”时的谈话(1968728),《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

[5] 《毛泽东传》1949-1976下,第1525页。

 
博客网版权所有
<< 第九章第三节 新的派性斗争高潮(... / 第九章第三节 新的派性斗争高潮(...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卜伟华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