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第十章第四节 九大(下)
作者:分类:砸烂旧世界标签:
 
 

第十章第四节  九大(下)

414日召开第二次全体大会,由毛泽东主持。先进行大会发言,后对政治报告和党章进行表决。周恩来、陈伯达、康生、黄永胜、王洪文、陈永贵、孙玉国、尉凤英、纪登奎九人先后发言。

周恩来在发言中主要肯定了林彪在建国前和建国后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历史功绩,并以此对林彪成为毛泽东接班人的正确性和合理性作了说明。[1]他说:“林彪同志成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早在40年前就已经开始。林彪同志是南昌起义后率领一部分起义部队走上井冈山,接受毛主席领导的一位光荣代表。从此,林彪同志一直紧跟毛主席,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和革命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这次在新的党章中明确写上:‘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这是从林彪同志四十多年的革命奋斗中自然引申出来的最正确的结论,是完全符合事实的。它得到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革命人民的热烈拥护,也得到全世界广大革命人民的支持。我们不仅为有着我们的伟大领袖、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而感到无限幸福,我们还为有了众所公认的毛主席的接班人林副主席而感到很大幸福。”[2]

陈伯达在发言中赞扬毛泽东是“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开拓了前人没有探讨过的各个领域,把马列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在毛主席领导下,摧毁了刘少奇修正主义集团、资产阶级司令部,这是一个灿烂辉煌的胜利。”“从来没有一个会议象我们这个大会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和震动。世界共产主义者和革命人民都为我们而欢欣鼓舞,帝、修、反、蒋匪却为之胆战心惊。”

康生在发言中介绍了新党章的起草和修改经过,并将新党章明确规定林彪是毛主席的接班人,说成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关系到世界革命的前途和命运的大事。说新党章概括地阐述了毛主席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列主义,把马列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来自珍宝岛前线的孙玉国是基层参战部队指战员代表,他向大会汇报了同苏联入侵军队血战的情况,表示“宁可粉身碎骨决不在苏修面前让寸分”。他上台时和发言结束后,毛泽东都站起来鼓掌,同他握手,并且说:“坦克、装甲车、大炮、飞机,我们都要,但是最主要要靠我们步兵的勇敢。”[3]

最后,大会一致通过了政治报告和经过修改的中国共产党章程。决定将这两个文件委托大会主席团秘书处作文字上的校订后发表。

新党章总纲把集中体现了毛泽东晚年“左”倾错误的“基本路线”写入其中,而且对文化大革命也明文加以肯定,更为荒谬的是,将林彪是毛泽东的接班人的内容也堂而皇之地载入党章。在“党员”这一章里,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415日开始,大会进入第三项议程,酝酿、提名和选举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15日,由大会主席团秘书处发出关于九大中委和候补中委的选举办法。办法中规定,中委和候补中委的总数不超过250人,[4]并规定了各类人员的比例。其中,毛泽东和林彪为“当然候选人”;中央文革碰头会的成员12(即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谢富治、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汪东兴、温玉成)和军委办事组的另外3个人(即李作鹏、邱会作、刘贤权),为“一致通过的候选人”。还规定,原八届中委和候补中委提名为九届候选人的,限定为53人。

办法下达后,各个小组就开始酝酿提名,由各大组汇总,再由大会主席团进行协商审定,最后进行一次无记名投票的预选,确定候选人名单。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着错综复杂的斗争,特别是关于军队方面和工农群众方面的候选人,争夺相当激烈。经过多次会议的研究协商,但因为军队候选人和工农群众候选人提名太多,大大超过比例,而难以定下来,原定21日选举和闭幕的时间表不得不向后推迟,最后只好突破原定中委和候补中委总数不超过250人的规定,使候选人名单达到了279人。

423日,召开各大组的会议,对候选人名单进行了预选。

当晚,毛泽东又召集中央文革碰头会和军委办事组成员、各大组部分召集人开会。毛泽东在会上说:

请各位同志注意,不要脱产,又要工作。有的在地、县、社、队、工厂,如果长期脱离了,就如我们一样,作机关工作人员了。但是我们要请他们不脱产,他们只了解那个单位,不大了解全国,犹如我们不大了解他们一样,所以要他们过问全国的事情。他们在本地方很活跃,但一到中央,到处记者去采访他,作报告,半年、一年就差不多可能垮台,所以我们对他们就要认真负责。新选进的,我就担心他们脱离群众。

这一次列出的名单,恐怕困难的还是几个老同志,要选上的话,如有的人,要他检讨也检讨不清楚。不要写了,写了大家更不满意,还不如不写。这事总检讨,就养成一个我们通常的习惯,叫做不满意。写的不彻底,越写越不彻底,那就还不如让他去到群众中去接触实践、改造。世界上有这些同志,你有什么办法啊!也有功劳,也有错误,有检讨。我看差不多了,要看以后的行动,他们也看我们的。比如在延安讲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人家不相信,有理由,你得有表现才行,七大一选就相信了。尽管你选他,可是象王明、李立三那些人最后坏了,那也没有什么了不得,地球还不照样转!还要选个政治局,要选个常委,这个事可麻烦哩!你们大家想一想,一步一步来做,中委还没有选出嘛,先要选中央委员会。我想还是由下而上的方法比较好,只提一个数目,不提名单,叫大家想人,这就需要一点时间,但开始要想这个问题,你们想一想,政治局怎么组成,常委怎么组成,是用群众路线的方法比较好。[5]

424日,召开第三次全体大会,进行选举。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主席团秘书处作出规定:对朱德等十位老同志,既要保证这10人当选,又不能让他们得到高票,据说这样才能使这些人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促使他们转化。为此,各代表团受领任务:把哪些人投或不投这10名老同志的票,落实到“人头”。

当天到会代表1510人,仅有二人请假。

在检票的间隙里,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同全体代表一起照了相。

9时左右,重新入席,林彪宣布请大会副秘书长、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王良恩宣讲选举结果。大会主席团提名的170名中央委员和109名候补中委全部当选。毛泽东以全票当选。与毛泽东一样获得全票的还有工人代表王白旦。周恩来1509票,林彪1508票,江青1502票,张春桥1496票。[6]

10位老同志得票结果如下:朱德809票;陈云815票;李富春886票;陈毅867票;徐向前808票;聂荣臻838票;叶剑英821票;邓子恢827票;李先念922票;张鼎丞1099票。几位文革中的风云人物如北京大学的聂元梓、山东的王效禹、贵州的李再含、山西的刘格平、张日清、四川的刘结挺、张西挺也成为会议上有争议的人物,虽经大会主席团作工作,得票数也较少。刘结挺1435票;刘格平1117票;王效禹1066票;聂元梓、李再含、张西挺、张日清作为候补中央委员入选,分别得937125614001152票。[7]

这次大会选出170名中央委员和109名候补中央委员。68%的原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未选入中央委员会,许多功勋卓著、德才兼备的老干部被排除在外。一批帮派体系中的骨干和亲信,以及一些投机钻营之徒和“打、砸、抢分子”进入了中央委员会。[8]

宣布选举结果后,由林彪宣布大会闭幕。

大会闭幕以后,中央组织各地九大代表到北京的一些工厂、学校和农村参观,主要是参观所谓毛泽东亲自抓的8个典型,即:二七机车车辆厂、北京针织总厂、北郊木材厂、南口机车车辆机械厂、新华印刷厂、化工三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51日晚,代表们在天安门观看了焰火。此后,九大代表陆续离京回到各地。

3.九届一中全会

428日,中共九届一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主持了会议。会议选举了中央领导机构。毛泽东被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林彪为副主席。[9]周恩来、陈伯达、康生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议选出中央政治局委员21人:毛泽东、林彪、叶群、叶剑英、刘伯承、江青、朱德、许世友、陈伯达、陈锡联、李先念、李作鹏、吴法宪、张春桥、邱会作、周恩来、姚文元、康生、黄永胜、董必武、谢富治。选出政治局候补委员4人:纪登奎、李雪峰、李德生、汪东兴。[10]

毛泽东在会上讲了话,他说:

看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搞是不行的,我们这个基础不稳固。据我观察,不讲全体,也不讲绝大多数,恐怕是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工厂里头,领导权不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在工人群众手里。过去领导工厂的,不是没有好人。有好人,党委书记、副书记、委员,都有好人,支部书记有好人。但是,他是跟着过去刘少奇那种路线走,无非是搞什么物质刺激,利润挂帅,不提倡无产阶级政治,搞什么奖金,等等。

要过细地做工作。对于这种事情要过细,粗枝大叶不行,粗枝大叶往往搞错。有些地方抓多了人,这个不好。你抓多了人,抓起来干什么呢?他也没有杀人,也没有放火,又没有放毒,我说只要没有这几条,就不要抓。至于犯走资派错误,那更不要抓。工厂里头,要让他工作,要他参加群众运动。人家犯了错误,无非是过去犯的,或者加入国民党,或者做了些坏事,或者是犯了最近一个时期的错误,就是所谓走资派,要他们跟群众一道,如果不让他们跟群众一道,那就不好了。有些人关了两年,关在‘牛棚’里头,世界上的事情不知道了,出来一听呀,讲的话不对头了,他还是讲两年前的话。他脱离了两年的生活。对这些人就要帮助了,要办学习班,还要跟他讲历史,讲两年的文化大革命过程的历史,使他逐步清醒。[11]

毛泽东在讲话中还点出了几个当时问题较多的省,他说:“(杨得志跟王效禹)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是敌我关系,还是人民内部的关系呀?据我看是人民内部吵吵架。”“还有山西,也是人民内部,你支一派,我支一派,何必那么尽吵干什么!还有云、贵、川的问题。各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问题就是了”。[12]

同日,中共九届中央政治局举行第一次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委员和军委办事组成员名单:

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

副主席:林彪 刘伯承 陈毅 徐向前 聂荣臻 叶剑英

委员:丁盛 王秉璋 王树声 王效禹 王辉球 韦国清 叶群 皮定均 刘丰 刘兴元 刘贤权 许世友 陈士榘 陈先瑞 陈锡联 李天佑 李作鹏 李雪峰 李德生 吴法宪 张达志 张池明 张国华 张春桥 邱会作 杨得志 杜平 肖劲光 郑维山 冼恒汉 袁升平 梁兴初 黄永胜 曾绍山 曾思玉 彭绍辉 韩先楚 粟裕 温玉成 谢富治 谭甫仁 潘复生

中央军委办事组组长:黄永胜

副组长:吴法宪

成员:叶群 刘贤权 李天佑 李作鹏 李德生 邱会作 温玉成 谢富治



[1] 《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下卷,第292页。

[2] 原文载于《周恩来等九位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大会上的发言》,四川人民出版社革命委员会翻印,196957。据说在周恩来讲到林彪是“光荣代表”时,林彪站起来说:“我林彪没什么,一切都是毛主席,我如果跟着贺龙、朱德早就完了,没有今天。”见高文谦:《晚年周恩来》,第279页。

[3]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中国共产党历次代表大会》(社会主义时期),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3,第68-69页。《毛泽东传》(),第1552页。

[4] 1969329,周恩来致信毛泽东、林彪,报告九大准备工作情况时说:九大中央委员名单草案(中委115人,候补中委95人,共210)也已提出。毛泽东批示:照办。中委人数恐须略为扩大一些。[《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下卷,第288-289]

[5] 根据周恩来1969514在中央直属机关传达九大精神的报告。

[6] 九届中央委员选举结果产生后,一些小组的代表对中央文革江青等未获全票,以及有人在陈伯达、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名字上打“×”的情况表示“极为愤慨”,认为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为此,周恩来在请示毛泽东后,没有印发这些小组的简报。在510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在谈到这件事时说:(少几票)没有什么关系嘛,斤斤计较一两票!头上有几个“×”那又算什么?[《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下卷,第294]

[7] 迟泽厚:《中共“九大”内幕琐忆》,《炎黄春秋》2003年第3期。

[8] 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纂的《中国共产党历届中央委员会大辞典》[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文革后,九届中央委员会中被开除党籍的就有53人之多,他们是:林彪、丁盛、马福全、王秀珍、王洪文、王效禹、王淮湘、叶群、申茂功、刘均益、刘结挺、刘盛田、刘锡昌、江青、江礼银、年继荣、陈伯达、李作鹏、吴法宪、张恒云、张春桥、邱会作、徐景贤、唐岐山、唐忠富、夏邦银、康生、黄永胜、鹿田计、董明会、谢富治、马天水、王光临、王维国、华林森、陈敢峰、李定山、张世忠、张西挺、张秀川、岑国荣、罗锡康、金祖敏、姚连蔚、聂元梓、郭玉峰、郭宏杰、梁锦堂、崔海龙、盘美英、隆光前、谢望春、樊德玲。

[9] 在最初的党内人事安排中,除了林彪之外,毛泽东还曾提名周恩来为党的副主席,后来因周恩来本人坚决反对而作罢。[高文谦:《晚年周恩来》,第274]

[10] 据《毛泽东传》披露:在对政治局成员所投的277票中,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康生获全票,陈伯达275票,黄永胜274票,江青270票,吴法宪、叶群的得票比张春桥、姚文元高。在对政治局常委的投票中,除毛、林、周、陈、康五人当选外,江青得150票,黄永胜得130票,其他被提名的都在35票以下。[《毛泽东传》(),第1553页。]

[11]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第36-37页。

[12]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第39页。

 
博客网版权所有
<< 第十章第五节 九大之后(上) / 第十章第四节 九大(上)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卜伟华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