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第十章第五节 九大之后(上)

九大之后,全国局势总的来说是趋于稳定的。各地在进行“整党建党”的过程中,陆续建立和恢复了党的组织。原来派性斗争最激烈的大中学校内,都由工人宣传队控制了局面。大批毕业生分配离校和上山下乡,无异于给派性斗争来了个釜底抽薪,由派性引起的大规模武斗更是明显减少,社会秩序相对稳定。连续两年严重下滑的国民经济开始回升。1969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6.9%,其中工业总产值比上年增长34.3%

1.徐州是全国的一个缩影

徐州地区在文化大革命中局势复杂多变,翻过来,掉过去,两大派群众组织你方唱罢我登场,今天还在台上掌权,明天就被赶下台,政治风云变幻莫测令人眼花缭乱,堪称全国动乱时期的一个缩影。

196722日,在驻徐部队的支持下,徐州市“革命造反派大联合筹备委员会”(简称“大联筹”)成立,有11个造反组织、26个单位参加。318日,根据江苏省军事管制委员会和济南军区的指示,并经济南军区、南京军区批准,驻徐部队党委和徐州市“大联筹”在体育场召开万人大会,宣布成立由军、干、群三结合组成的徐州市革命委员会(又称三一八革委会),由刘汝贤任主任。

410日,徐州师范学院“反到底”红卫兵走上街头,呼喊“踢开徐革会,彻底闹革命”。同时,以杨正祥为首的造反派宣布退出徐州市革委会,并提出“踢开徐杂会,彻底闹革命”的口号。此后,徐州市各造反派在围绕“踢开”还是“支持”市革委会这个问题上,形成势不两立的“踢”、“支”两大派别。51日,“踢派”成立了“反到底联络站”。55日,“支派”成立了“批斗刘邓统一指挥部”。至此,徐州市“踢”、“支”两派正式形成。两派矛盾日益尖锐,互相攻击,并逐步掀起武斗恶浪。

530日,徐州“支”、“踢”两派因集会游行而发生的大规模武斗事件。郊区“红农会”农民进城加入“支派”参战,围攻“踢派”“火车头”等据点。武斗持续到31日,“踢派”群众开走31台火车机车到达浦口。这次武斗双方伤1200余人,亡6人,毁坏大批物资,使铁路运输遭到严重破坏,客运中断28小时,货运中断96小时,积压物资165000吨,直接经济损失达数百万元。武斗使大批“踢派”人员离开徐州到济南、南京、北京等地告状。武斗结束后,徐州市革委会、徐州卫戍区发表声明,指出两派斗争是夺权与反夺权的阶级斗争,“支派”的自卫还击是完全正确的。31日,徐州铁路分局实行军管。

629日,徐州市革委会、徐州卫戍区联合发表声明,指出“踢派”与“支派”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支派”是正确的,“踢派”要求踢开市革委会是错误的;“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红色造反总部”、“八一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等(按:均属“支派”)是坚强的革命左派组织,全市红卫兵应以左派为核心,实现大联合。

75日至24日,中央文革小组派遣由济南军区政委、山东省革委会主任王效禹带领的工作组到徐州处理问题。在徐期间,王效禹强迫部队“转弯”,由支持“支派”转向支持“踢派”,批评徐州卫戍区在“支左”中犯有严重错误,市革委会犯了严重方向路线性错误,鼓动“踢派”夺权。此后,驻徐部队、徐州军分区及市革委会分别发布公开信,检讨在前段工作中犯了方向路线性错误。

85日,徐州“支派”组织宣布集体退出市革委会,徐州市三一八革委会彻底解体。

831日,徐州市“支”、“踢”两派因集会游行再次发生大规模武斗。91日,在王效禹授意下,山东枣庄、薛城、兖州8000余人到徐支持“踢派”参加武斗。武斗持续到93日,造成双方共23人死亡,400余人受伤,2000余户被抄。“支派”成员2000余人到上海、南京等地,成立了跨地区、跨行业的“淮海八三一”组织。此次武斗后,“踢派”控制了徐州局势。

94日,徐州市“踢派”组织10万人在体育场召开“抗暴自卫祝捷”大会,“反到底”总指挥部宣读《告全市人民书》。张铚秀(六十八军军长)代表徐州卫戍区在大会发言,表示驻徐部队毫不动摇地站在徐州革命造反派“反到底”指挥部一边,祝贺“踢派”组织取得抗暴自卫的胜利。

1968年初,撤离徐州的“支派”“淮海八三一”部分成员返回徐州附近,于三堡、桃山集一带袭击火车并进行破路、炸桥、刼货等破坏活动,致使徐州至浦口的铁路交通一度中断,直接影响全国铁路运输。26日,中共中央颁布命令,指示要对煽动、操纵和指挥破坏铁路、炸毁桥梁、袭击列车、杀人劫货的极少数坏头头,坚决镇压法办。此后,驻徐部队对潜入三堡、桃山集一带的徐州“淮海八三一”成员进行武装围剿,抓获一批头目。

31日,徐州市革委会改组,建立以“踢派”骨干为主体的徐州市革委会(又称三一革委会),杨正祥任主任。此后,两派仍旧纷争不断,武斗不断。

412日,中共中央为解决徐海地区(按:指徐州和连云港)问题,决定在北京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徐海班。713日,由徐海地区两派组织代表及解放军“支左”人员代表共100余人的“徐海班”正式开学。徐州两派为了显示各自的实力,借机制造紧张局势。811日,“支派”成员进驻徐州饭店,建立据点,与“踢派”的“火车头”成员设在铁路招待所的据点相对峙,经常发生枪战,扰得市民人心惶惶。721日,徐州市革委会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在“徐海班”举办期间,两派组织不要搞游行集会,不准冲击和进驻军事机关,不允许以任何借口围攻殴打解放军,不准张贴把矛头指向解放军的标语、大字报等。但此时的革委会已无多大权威,它提出的各项要求不可能被严格遵守。

在中共中央的敦促下,在北京参加“徐海班”的徐州“支”、“踢”两派代表于927日达成落实“七三”、“七二四”布告和实现大联合的协议。但后来的事实表明,要落实这个协议却是难而又难。

1224日至25日,周恩来在中南海国务院会议室两次接见驻徐州的六十八军军长张铚秀及徐州市、徐州铁路分局两派代表。周恩来指出驻徐部队“支左”态度不端正。他批评说:全国武斗停止了,就是你们徐州不停,怎么搞的?怎么交待?周恩来指出:铁路要同地方坚决脱钩,武斗双方都有责任,两派据点都得撤除,不准互相进攻;徐州是关键性铁路地段,要做出模范来。于是,徐州铁路分局的两派代表很快又达成大联合协议。但没几天,徐州铁路分局“火车头”即违犯协议,开走全部火车头,致使全线交通运输中断7天,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1230日,周恩来再次接见“徐海班”两派人员。周恩来指出:徐州闹了两年了,不能再继续了,落后得不成样子了,我都替你们焦急了。针对28日徐州铁路停车事件,周恩来强调指出,徐州是战略要地,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全国铁路一盘棋,徐州这个十字路口一卡,就影响全国,从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来讲,已超过“柳州事件”[1]。周恩来传达了中央碰头会的决定:中央决定由周恩来、温玉成直接解决徐州铁路、煤炭、电业系统的问题;把这三个系统的两派头头及“支左”人员从“徐海班”中抽出来,分别由铁道部、煤炭部、电力部的军管会单独开办学习班,由三个部军管会主任亲自挂帅,以求尽快、彻底解决徐海问题。

1969124日,在北京的徐州“支”、“踢”两派发出《联合通告》,要求徐州两派立即停止武斗,5天之内必须将所有武器上交徐州警备区,对违者将依法惩处;5天之内彻底解散以各种形式集中的人员,返回本单位,按系统、行业、单位实现大联合,任何人不许干涉外单位的革命和生产;立即停止互相攻击,对已抓的人员要无条件释放等。经毛泽东批准,由周恩来亲自过问,在北京参加“徐海班”的部分人员组成“回徐工作团”回徐州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并汇报在京学习成果,以求达到收缴武器、制止武斗、促进两派联合的目的。但此事遭到严重干扰,“回徐工作团”在徐州三个多月后只能无功而返。

220日,中央文革小组给驻徐州部队发出电报,通知徐州“支”、“踢”两派各增加42名代表去北京学习。

中共九大过后,徐海问题还是迟迟未能解决。519日,毛泽东、周恩来及中央其他领导人接见“徐海班”全体人员。在此之前,毛泽东对徐海地区的文化大革命作过几次讲话,批评徐州“支”、“踢”两派先后各自为政,把对方打跑,成立“一党政府”。毛说:“徐州已经翻了几个个了,再也不能翻个了。”“徐州两派都是革命群众组织,要大联合。”“一派不灵,两派才灵,一派掌权不行,两派联合才行。”“讲明政策,多数人是能接受的。”[2]接见时,周恩来就大联合问题提出了以现有革委会为基础,按照平等原则,通过充分协商,进行改组的原则。526日,周恩来再次接见“徐海班”和徐州铁路、煤炭、电业三个学习班的全体人员。周恩来指出,徐海学习班,是中央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最长的一个学习班,不但包括徐州、连云港各方面的同志,还有铁路上的、煤炭方面的、电业方面的同志,希望徐州两派尽快解决问题,达成联合。

64日,中央领导人接见在京参加“徐海班”学习的驻徐部队全体人员。驻徐部队(六十八军)军党委随即召开由在京38名驻徐海地区部队军、师两级干部参加的会议,统一对徐海地区大联合的认识。727日,军党委就这次会议所达成的共识以《关于贯彻落实“九大”精神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上报中共中央。报告说:现已完成了改组徐州市革委会和成立江苏省徐州专区革委会的准备。报告附有《关于改组徐州市革命委员会的请示报告》、《关于成立江苏省徐州专区革命委员会的请示报告》。这个文件实际上是徐海地区两派就停止武斗、收缴武器,实现大联合所达成的协议,是对“徐海班”学习的总结。

729日,中共中央就驻徐部队军党委《关于贯彻落实“九大”精神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作出批示,并经毛泽东批示“照办”,以中发[6945号文件下发。中共中央批准了改组徐州市革委会,成立江苏省徐州专区革委会的方案。中央的批示中说:“由于一小撮阶级敌人的破坏和资产阶级派性的影响,徐海地区的革命大联合迟迟不能实现,生产运输时常受到干扰,因而徐海地区‘文化大革命’形势落后于全国。中央希望徐海地区迅速实现归口大联合,建立‘三结合’的革委会,加倍努力,迅速跟上全国大好形势。”731日,长达一年另18天的“徐海班”结业。

81日,经中共中央批准,徐州市革委会改组(又称八一革委会),张铚秀任主任。江苏省徐州专区革委会成立,柴荣生(徐州军分区司令员)任主任。随着徐州市革委会的改组,徐州全市自上而下重新大联合,重建或改组革委会。至此,分裂混乱的局面才告一段落。[3]



[1] 196861,因广西两派武斗,铁路运输在柳州火车站中断达两个月之久,严重影响大西南和广西地区的进出口物资运输,援越抗美的军用物资运输也无法进行。

[2]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册,第619页。

[3] 参见谢端尧主编:《中共徐州历史大事记》,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

 
博客网版权所有
<< 第十章第五节 九大之后(中) / 第十章第四节 九大(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卜伟华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